[桌遊] 《Rising Sun》旭日東昇 - 第一次日家就上手


2018.03.13

款《Rising Sun》已經有很多文章提及,就不詳細介紹了,只列自己喜歡的部分。

我蠻喜歡像 《Kemet》 這類的區控,所有的資訊都是公開化的。
當然這樣的方式還是比具有手牌管理的區或遊戲,少了一點驚喜與陰謀。

(模型十分精緻)

日本背景的《Rising Sun》本身資訊公開化,也沒有隱藏資訊的手牌。但卻將「競標」機制放入,使得戰爭的不確定性與策略性大增。

這也歸功於一種類似《chaos in old world》的角鼠擴充設計,戰場是有結算順序的,讓某一種資源在結算後,傳遞到後續結算戰鬥的地點。在邪神中,是角鼠大軍。而在《Rising Sun》中,這個資源就是錢。

(戰爭的結算順序很重要)

錢的作用十分重要,除了平時的訓練命令可以購買卡牌外。在戰爭中就是負責競標各個戰爭優勢 (可以把它當做標到戰鬥中的行動執行權)。甚至可以說,就算是軍力劣勢,但只要競標處理的好,就可以達成自己的戰略目標(整場戰爭),甚至可以在這場戰鬥反敗為勝。

命令系統,採用的是《波多黎各》的方式。選擇命令的玩家,會強迫大家執行相同的命令。但自己可以執行更強的效果。

《Rising Sun》可以兩人結盟,而盟友同樣兼具執行強化版的命令權利。這讓結盟除了戰爭外,增加了更多的誘因。
從另一面來說,命令中有「背叛」,也有更為吸引人的效果(可以直接替換另外兩家在場上的模型)。但自然也有副作用 - 立刻解散同盟,以及榮譽順位的下降。這導致玩家們可以衡量場上的局勢,來做出不同的選擇!

(結盟的好處除了不會互打外,就是可以共享命令的特權)


戰報 2018.02.27


【2018.02.27 深夜的 Rising Sun】


這一局是晚上接近11點進行的。
為4人局,全擴,成員如下~~


阿建:鯉魚 (錢=浪人,浪人=錢)
大鐵:日 (任何平手因為honor而獲勝都搶對方1分1元)
阿儒:月 (單體模型戰力>=2,同一區最多放2隻)
Jane:蜻蜓 (徵兵、行軍都可以瞬間移動)

日家是我在看過能力後,覺得十分有興趣,聽說也很有挑戰性。憑著上一次月家差點贏的經驗,就央求阿建讓我指定日家。
日家每季的起始金錢是7元 (最高),honor 僅次於鯉魚 (這也表示第一輪的順位)。特殊能力是只要平手而獲勝,就可以搶對方 1分1元。

結果阿建接著就自己指定鯉魚.... 好吧,阿建應該是想用看看鯉魚而已 XD
然後,阿儒抽出了月家。天啊,這樣我就要和阿儒搶七福神了 (日、月兩家不能買怪物,只能買專屬的七福神) !

而Jane,抽出了高機動性,神出鬼沒的蜻蜓。

這一場因為仍是有阿建和Jane這兩個超過10場的人在,我又要使用有挑戰性的日家,再加上和我搶七福神的月家在,其實真的很戰戰競競。

這一次的季節卡,是 Archway Deck  (好吧,其實我也不知道哪個deck是哪個 XD)。

(本次的季節卡 - Archway Deck) 

這次抽出的神明為:

龍神:立即訓練。龍神戰力為你持有的季節卡種類數。
月讀:拿2元。戰爭階段開始前,月讀所在的地區,有戰力的玩家都可以拿到4元。
風神:進行2次移動。風神所在地,收獲命令效果2倍,且若贏得戰爭標記時也順便取得收獲獎勵。
雷神:召喚1武士到任何地區。雷神所在地,只有武士和神明模型算戰力。

聽到Jane在說,這一局的神明,對阿建的鯉魚家沒有優勢。真不愧是玩了許多場的人啊... (我想她指的是戰神八幡,因為他可以增加浪人)

起始佈置,戰爭結算順序也確定了。日家首都 - 四國,首當其衝啊。
接下來是阿建的江戶。


一開始的茶會階段,4家的結盟為 阿建(不結盟),我 & Jane,被阿建遺棄的阿儒
按照honor順位,第一個行動的會是鯉魚的阿建,再來是日家的我,然後是蜻蜓的Jane,最後是月家的阿儒。

此時,阿建的第一個命令當然就是背叛
據阿建之後的說法,他其實就計畫好要這麼做了。打算自己一個人進行這一局 (好孤高啊~~~)

在他使用背叛取得場優後(honor也下降了),就輪到我的命令。
我使用的是「調整」,加強效果是可以花3元蓋要塞。


一路進行下去,完全拿不到甜頭。因為阿建搶得honor後,我原本刻意讓局勢平手的場面,馬上就沒有用處了。而且還讓他賺走所有的好處 ...orz

幸好季節卡買到了「仁」,可以在花錢購買後,把其中1元送給其他玩家。我就可以加分又上升honor。阿建一看這樣不行,立馬接著買走另一張。後來就常出現我們兩個一直在搶honor和拿分的情況。


第一季最重要的就是買下七福神的福祿壽。本身如同大名,又是要塞可以生兵也不會死,根本 MVP!
這一次還因為玩錯(我單方面理解錯),導致無法完全發揮。但也已經幫了大忙!




第一季末的戰爭。
應該可以說是阿建的鯉魚家佔優。


經歷了戰爭後,場面上只殘存一點點的單位。
第二季(夏) 開始了,Jane與阿建兩家結盟。我則依上一季和阿儒的協定,就日月合壁了 (?



本季的季節卡如下面的照片。
我後來買了「正義」2張。只要在戰爭中我有造成其他對手的死亡,都可以拿6分。
但事實上,我到遊戲結束只有發動2次這個效果,所以就12分而已。如果是其他玩家買到應該會賺更多吧?


日、月兩家搶神得意!
尤其這兩家又結盟時,另外兩家都要看我們的動向,才能決定如何拜神。

而且七福神的「布袋」是在這一季登場,理所當然我又先買了。他可以視為信徒來拜神,而且可以「替代」掉上面原有的1隻信徒。總之把他想成是神道上的背叛啦~


第二季末。阿建與Jane開始投入信徒來壓制我所佔的龍神和雷神 (據Jane所說,她都要等我的布袋上場...)。
他們都覺得很痛苦,因為我已經將日家的honor拉到最高,而他們被我搶了幾次分數和錢後,都不敢小看日家的能力。(誰都不想賠了夫人又折兵啊..)
所以在佈軍和拜神都十分痛苦...


到了最後的第三季,我的分數佔時領先。阿建緊追在後。
他在途中頻頻自言自語的說:「要追分數」。看他來已經算出到終盤的話,我可能反而會領先...

可是我知道在戰爭上我完全輸給其他人,畢竟我拿到的戰爭標記真的太少了(只拿了2個)。最後的計分差距會拉開很多...

第三季的結盟,仍然沒有變。雖然我和阿建都和另兩位說由他們決定,但最後Jane還是維持原樣和阿建同盟,那我當然繼續和阿儒的月家同盟囉。


第三季的七福神,增加的是「弁天」和「惠比壽」。
前者可以把對手的怪物驅趕走,後者則是死掉拿8元。對我來說,弁天是必要的,因為可以將怪物強迫移出,浪費對方一回合的移動。而且很容易造成平手的局面讓我運用!

(弁天進場)

第三季已經進入尾聲。
阿建搶下確保可以移動的風神(因為可以移動的命令已經全部用完了),
Jane 知道她一定要搶下雷神來空降。但我還是用布袋換她一隻信徒,讓她不得不重覆投入信徒在這邊 ...


我看到命令中有2片收獲。當機立斷不執行,改執行徵兵。
因為此時兩個調整命令都已經做完,我決定先把收獲的準備做好,拉大雙方的資源差距。
算好Jane與阿建可能的放置,我就和阿儒說,你等一下就收獲吧...
Jane拿到命令牌後,看了就相當苦。只好略過2片收獲,而選了增兵。
因為剩下的已經沒有更適合的了,試圖藉由增兵來捥回局勢。可惜還是無法...

「我擋不住他們了」,Jane對阿建這樣說著...

接下來輪到阿儒,他真的選了收獲 (因為他能拿到的資源也相當多,所以沒有選擇背叛而是和我合作到最後)。我們的資源量就和另一組拉開了,而且我又充份利用日家的能力,調整好平手,並以honor打破平局來進行搶分與搶錢。

阿建已表情愈來愈嚴肅,思考也愈來愈久。

輪到他時,沒有按照Jane所希望的結果,而是選了「訓練」(買牌)!

此時已經準備要做他一貫的大絕招了,買下「惡鬼」
這是可以利用我們高honor對手,來吸分數的怪物!

(恐怖的惡鬼)

果然登場後,配上阿建的風神能力(最後的神明階段),就讓惡鬼吸來吸去。不但吸我的分數,連他同盟的Jane也一併吸了 XD
搞到場面十分火爆...

(吸過來吸過去的惡鬼)

第三季最後的戰爭,居於弱勢的我,只能力求取得最後的第3領地板塊 (這樣我才能拿到10分的加成)


(最後的戰爭階段)

目標就鎖定在江戶做最後決戰。

前面一路切腹取錢,直到最後終於超過了阿建的錢數。
而因為我在該地「龍神」的戰力,造成阿建就算綁了我兩隻武士(藍卡效應)也會和我平手而敗,就被我直押浪人而取下這一勝。

原本他還在思考要怎麼下注,我直接講明後,他就直接攤開擋板接受結果了。

(直接押到超過對方,阻止阿建執行浪人)

最後這一塊獲勝,讓我多了10+3分。當然這個對阿建是沒有影響的,因為他就算打贏也無法跨到下一個級距來 20 -> 30。

(江戶大決戰終於結束! )

戰爭的分數雖然很低,但加上「正義」x2 的加分,分數就追上來了。最後的2張冬季卡更是是為七福神我就拿了5隻,直加30分....
最終,以102分險勝了這一局 (因為阿建也衝到92,嚇死了)。

不過這一場,日家算是有發揮到。但也歸功與後兩季和阿儒的日月合壁配合的蠻好的 (應該是他都沒和我搶東西 XD),各取所需。

當然過程中的分數蠶食,聚沙成塔,也是功不可沒。
此外,七福神我就拿了五尊(冬季卡加成分數真的好多),移動城堡福祿壽,強迫收成大黑天,以及信徒殺手布袋,真的是非常好用。再加上利用藍卡的效應配上切腹讓honor長升不落,日家的能力一直存在著,對場上的放置以及戰爭的競標的威嚇力真的很夠!

不過阿建被我的「龍神」陰了好幾次 (戰力算錯XD).... 心裏應該超不爽的吧

結語


和其他家族不同,日家是唯一需要特定條件才能保有能力的家族,所以要考量的地方相當多。而且要刻意讓它營造出平手的局面,帶來很大的風險,極需要外交的談判和關注場上的變化。

雖然阿建說這是一個很「邪惡」的家族,但玩起來真的頗累。

另一方面來講,日家帶來了有形和無形的力量。所謂的無形就是其他的對手為了避免被我們平手獲勝而遭吸分吸錢,造成拜神與佈軍規劃需要額外的耗神。而且競標時更可以利用這一點逼使對手耗用更多的金錢
總之,這是一個有挑戰性,很值得一玩的家族!

不論是模型、品質,或是開的次數,《Rising Sun》大概是目前C/P值最高的遊戲了吧?

感謝大家開了這個深夜團,我先離開,大家還在收拾遊戲...
回到家都淩晨4點半了。也被鐵媽禁止,以後只能先睡起來開早餐團啦...










Share on Google Plus

About 賴大鐵


    Blogger Comment
    Facebook Comment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