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塵封的記憶] 忐忑不安的大陸行

2010.10.11 (一)

陣子看了之前寫在筆記本上的日記,剛好翻到了2003年,Synn 病危時的幾篇記錄。
腦海中的回憶又一幕幕重現囉~~~

這段回憶我只有講給家人聽過而已  ^^



因為時間已經隔了七年,當初也是很匆忙的來回,很多細節都忘光光了。
又由於日記記的很簡短,靠著回想可能會有點出入,不過我想應該也ok啦,就當做是一個記錄囉。 ^^"

相關文章為 Synn 生日快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03.11.12 三 晴



昨晚睡覺時就隱約地聽到了老媽在講電話,情況似乎很緊張...
我才知道原來是 synn 在深圳病危,情況緊急。

需要家屬過去簽署手術同意書!

而 Synn 工作的公司,也幫我們安排了三批的接待人員,協助我到目的地。

所以早上就匆匆地收拾了簡單的行李,請開計程車的舅舅一路送我到桃園的交流道下,和接待人員會合~~~

之前也有出國過的經驗,但這一次的心情是非常糟的。


在和他們會合後 (我記不住他們的名字和職稱了 ^^"),告別了舅舅,坐上了九人座的車子。
他們簡單的和我說明了現在 Synn 的情況,還有我預計的行程。

他們準備將我送上往澳門的飛機,再由澳門的中國旅行社辦理台胞證 (我有點忘了是台胞證還是入境許可,因為台胞證在正常的程序下,是無法隨辦隨拿的)。


最後再進入大陸境內,往深圳的醫院前進 (醫院名稱就不講了)。


就這樣,我們一路進了桃園機場。

可是,我們發現這一班飛澳門的飛機,已經只剩下商務艙的機位。
而下一班飛機,可能就會延誤了辦理證件的時機,造成來不及在今天進入深圳!

在接待人員的請求下,航空公司了解了我們的情況。
特別幫忙讓我用經濟艙的機票,坐上了商務艙的位子。(這也是我第一次坐上商務艙呢 ^^)

非常感謝航空公司的人員幫忙 m(_ _)m

商務艙真的好太多了啊,一邊都只有兩個位置,腳也可以伸直  XD

就這樣,我到了澳門機場。
等待下一位接待人員 - 邱先生。

無奈又出現一個變數....

因為澳門當地正準備舉行方程式賽車,而邱先生是由陸路過來,就在路上塞車  orz

我一個人在機場也不知要做什麼,手機也因為太匆忙而沒有開通漫遊。

唯一的聯絡方式,就是機場的公共電話,可以插信用卡來撥打,就這樣才聯絡上。

在等待邱先生的過程中,在我附近有兩名道上打扮的男子。
帶頭的是位身穿黑T-shirt,理著平頭,體形壯碩,聲如洪鐘。外表看來大約三四十歲吧....

在等待的過程,我們聊了下,才知他們在等一位大哥。
而他們知道我的情況後,也不斷安慰我。

並要我等一下和他們同行,因為辦理入境的機關也要下班了,我們同樣要等到明天才能入境..

等邱先生過來後,大家認識一下,我們就一起等到那位大哥到,再一起同行。

沒多久,他們口中說的大哥來了,西裝畢挺,滿頭白髮,但風度翩翩,看起來五六十歲,十足生意人的樣子。他提著兩口箱子。看起來比平常的手提箱高級了不少...  而且都不假手他人,全程都自己提著。

在了解了我的情況後,這位王總也表明大家就交個朋友。邱先生和我討論了一下,也覺得ok,反正在這邊也是要過一夜。
就這樣王總就帶著我們一行人,坐上車子一路往澳門的鬧區前進~~~

心情並不是很好,所以也沒有四處觀賞的的閒情。
只知道這邊還是用正體中文,而且馬路超小....  

王總在飯店幫我們打點了住宿,也帶著我們到鬧區走走。
之後在吃晚飯時又來了幾位黑衣人~~~

黑衣人和王總講了講話後,就帶著我們一行人去參觀賭場

王總在這兒似乎有三個賭場,我們就這樣一路逛過去。每到人潮聚集處,王總總會停下來在旁邊看一會兒再離去。

在看完後,黑衣人就叫了幾部計程車把我們都一路載往吃宵夜的地方。



澳門也是充滿夜生活的地方啊,畢竟這些地方我都是第一次來。
大家就邊吃東西聊聊工作,還有 Synn 的情況。
也祝福 Synn 能早日康復。

我也和那位黑衣人中帶頭的年輕人聊了聊,他普通話帶有很重的腔調,但我們溝通起來還算ok。
我才知道他四十歲了,大了我十幾歲啊.....  !!
看起來就和我們差不多...冏

真希望我四十歲的時候,也能和他這樣。


後來我們就回到了飯店,但我無法安穩地睡著....
今天的費用,都是王總包辦了。心裏也覺得很不好意思...




2003.11.13 四 晴

睡的不怎麼好... = =


早上起來,和那位平頭老兄打個照面後,邱先生就帶我前往中國旅行社。
我們由另一側進入,並非一般旅客辦理的地方。
後來我們先到了經理,並付了750港幣,就要去吃早餐了。

在經過一半時,路上忽然閃出了一個人。
叫了我們一聲,原來是王總他們已經在這兒的簡餐店等了 XD

似乎交待了平頭兄看到我們時叫我們一下。

呵,沒想到居然還會再遇到他們。
就這樣,又請了我們吃頓早餐。

拿了證件後,因為王總也要進深圳,就和我們同行。
這時澳門也因為方程式賽車開始了,所以人潮非常多。

所以,我們選擇由水路進入大陸境內的深圳福永碼頭

結果在進去時,我不知道還要準備入境表,還被叫回後面去。  orz
坐了一小時後,入關時,我則是把一些欄位填錯,不過對方雖然邊碎碎唸,但還是邊幫我改就是了。

出去後,邱先生叫好的計程車早已在等了,而他也趕著去西安,所以就和我告別。臨走前也祝福了 Synn ~ (好帥的感覺... 好像是打完一場仗後轉戰別的地方 XD)

最後就由王總和我一起坐車過去往醫院。

在計程車上,行經廣深高速公路,我也看到了大陸現在的發展,和以前聽說的差好多喔!
沿路都是建造中的高樓....

到醫院時,王總和我告別,也說如果 Synn 康復了,記得要和他聯絡啊~~
(不好意思的是車資又是王總付了 ^^")
計程車就繼續載著他往目的地揚長而去~~~~


到醫院前我趕緊把邱先生借我的SIM卡換到我的手機內,立即地就接到副總的電話。也就是最後一批接待。

這時大家都已經在等我了,因為多拖了一天,Synn 也在等著我的簽署才能進行手術。


到了醫院,Synn 的副總和處長一起來帶我過去加護病房,聽尹主任講目前的情況。

相關的醫療人員也到場和我們做個簡單的簡報,麻醉科也和我確認 Synn 情況。

原來 Synn 是在這一波深圳的寒流,造成忽然的腦溢血。而昏倒在宿舍中...
幸好有同事提早回來看到 (半夜12點耶...) ,組長才立刻送救護車,到大醫院。
(原本還以為是感冒咧...)

就在簽署後,腦科手術就在很短的時間內展開了。

手術結束後,就等待 Synn 恢復清醒,不過要明天了吧...?



2003.11.14 五 晴


我先走路到了醫院,一到三樓沒多久就遇到尹主任,他說 Synn 已經清醒。等到處長和副總來時,我們又一起進去看他。

和插管的 Synn 見面時,真的是百感交集。
他甚至都不知道為什麼會躺在那邊,以及我為什麼會去那邊看他。

不過現在的 Synn 都處在危險的情況下,也就要一直待在加護病房內。
只有特定的一點時間才能進去看他。


接下來,就要進行第二個手術了。

今天動的手術是「腰椎置管」,讓 Synn 腦內的血能夠逐漸排出。
這是由神經外科負責,但醫師沒有出現,我就先簽署同意書,以便他們可以直接進行。

在進去手術房之前,Synn 還和我說:"哥,我為什麼會看到一大片紅色的啊..."
不知道是不是血的關係... 唉。

只希望從手術房出來後, Synn 就能順利康復了。

按照這樣的計畫,腦部手術順利後,其實情況已經很樂觀。

同時,連請了幾天的假,我決定要先回台灣了。
再由老爹和我換班過來 (因為老爹是公務員,所以要過來大陸本來就有難度,但因為狀況特殊還是放行。不過也是耽誤了些時間就是~)



2003.11.15 六 晴



早上九點,副總請司機 "大張" 載我去碼頭。
因為已經來過了一次,所以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再坐船回澳門搭機回台灣。

回到家和老爹老媽回報一下喜訊,以及這幾天的見聞。

不過,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,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到 Synn 了。

當然,我也沒有再和王總聯絡過。


日記完
Share on Google Plus

About 賴大鐵


    Blogger Comment
    Facebook Comment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